E游彩票-E游彩票登录-E游彩票官网

他只有陪着一起等下去否则肯定会落到和自己大

 “胡闹,真是胡闹,宁海的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?难道说他们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吗?”一个身穿夹克衫的男人坐在副驾上,气的直拍大腿。
 
    “他们自己太笨,怨不得别人。上次这位爷就已经大闹宁海警局了,他们不吃一堑长一智,难道还要别人替他们擦屁股?总想着收好处,就愣是没想过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。”后排的一个男人穿着西装,扣子没有扣上,眼睛中带着锋锐的意味。
 
    “咱们可不就是赶过去给人家擦屁股的么?大半夜的,从首都跑到宁海,容易么?”夹克男看起来对宁海警方牢骚满腹。
 
    “你以为我想跑啊,如果逼的那位爷发疯,恐怕真的不好收场了。”西装帅哥摩挲着上衣扣子,道:“我可不想再看到几年前的事情重演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都不想看到那些事情重演,可是,不可否认,这一次绝对会有人从中做些手脚。”这个时候,后排右侧的一个中年男人终于出声了,这一路上,他一直都是一声不吭。
 
    此话一出,前面几人都是露出了凛然的目光来,只不过那个眼中带着锋锐意味的男人却有些不屑的说道:“在强大的实力面前,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,那些宵小之徒再怎么蹦跶,也不会是这位爷的对手。”
 
    “烈焰,可是我的偶像啊。”西装男靠在座椅上,仰天长叹。
 
    ps:好吧,容我自恋一下,我实在是觉得烈焰这俩字霸气无边,所以咱们这次主角的代号,就是烈焰吧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156章 代号烈焰
 
    烈焰!
 
    听到西装男提起这个许久都不曾有人提起过的名字,车厢里的气氛顿时沉默了。
 
    沉默到凝滞。
 
    在过往的几年里,这个名字在那个特定的圈子里都是个禁忌,众人心照不宣,谁都不敢提,有些心怀贬义的人会以“那个疯子”来代替,有些心怀敬意的会以“那位爷”来称呼,“烈焰”这两个字,真的有太久的时间不曾被人提起。
 
    时间久了,好像大家也都渐渐的忘记了这两个字,忘记了这个曾经威震四方的代号。
 
    可是,此时西装男重又提起,众人这才发现,尽管这名字放在记忆深处许久,却是从未蒙尘,此时翻开重看,仍旧是光芒万丈。
 
    短暂的沉默过后,这辆别克商务里的讨论气氛又热烈到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五年期满,这位爷悄无声息的归来,或许是想要报当年之仇吧。”
 
    “报仇?我感觉他并不是这样的人,毕竟当年的事情是双方各打五十大板,处理的还算公平。”
 
    “公平?有公平可言吗?如果有公平的话,就不会发生当年那些事情了。”西装年轻人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要站在我的偶像这边。”
 
    “上官墨,你至于么?那么激动干什么?”
 
    “我不激动才怪,有人贬低我偶像,我觉得不爽,怎么了?”那个名叫上官墨的西装男愤愤地说道:“白忘川那小子也是个纯傻逼,自以为自己很聪明,他知道这位爷曾经被驱逐,却不知道烈焰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,这种没有眼色的家伙只配当个傻逼。”
 
    这个世界上,敢骂白家二少爷白忘川傻逼的人并不多,而这个西装男上官墨却是其中一个。
 
    “其实这件事情白忘川的用心阴险了些,也太明显了些,他低估了那位爷的实力,却高估了自己的信心。”夹克男点头,表示完全赞同。
 
    “白忘川并不太清楚那几年前的事情,这次胡乱挑衅,被那位爷揍的是一个惨,真是痛快。”
 
    “那位爷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向首都的那些人发出警告,他想告诉那些人,他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西装男听到这话,眼中闪现出狂热之色来。
 
    这段时间,宁海依旧风平浪静,可是首都却已然不同了,表面上或许看不出什么来,但是暗流已经开始汹涌,许多人都坐不住了。
 
    只不过一个名字而已,却惹得那么多人如坐针毡,恐怕古往今来也只有苏锐一人了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坐在后排右侧的中年男人再次发话了:“这位爷一贯嫉恶如仇,这几天来三番两次的被宁海警局找麻烦,上头担心他再发起疯来搞出什么乱子,因此才派我们几个连夜赶来。”
 
    “罗处,我们这次要在宁海呆多久?难道说一直待到这位爷离开?”夹克男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们呆多久我不知道,我是必须要陪着他。”罗处打开随身携带的皮包,从里面抽出一张红头文件来。
 
    那是一张任命书。
 
    把他从首都国安局某处室直接调到了宁海市公安局副局长。
 
    在苏锐被马东方带走的短短半个小时之内,这张任命书便已经到了罗飞良的手上!
 
    从首都到宁海,从国安到公安,这样跨区域和跨系统的调动,在一般人看来根本无法想象!
 
    可是,罗飞良知道,这张任命书是真的,从事情发生到任命书送到自己的手上,竟然只花了短短半个小时!
 
    也就是说,上面那些大佬从作出决定到完成这次调动的所有手续,顶多只花了十分钟!
 
    在某些行事极为冗杂繁复的机关里面,能够如此高效率的办事,实在是太不多见!
 
    罗飞良知道自己此行的重任,因此一路上都没有讲话,倒是上官墨,在得知自己将要同赴宁海为苏锐解决问题的时候,反而兴奋的不行。
 
    “还有多长时间能到宁海市局?”罗飞良沉声问道。
 
    司机回答:“我们已经下了高速,晚上不会堵车,顶多半个小时就能到。”
 
    “希望在这半个小时里面,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。”
 
    罗飞良目光凝重:“还能再快一些吗?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方全阳副局长喝完一杯热茶之后,便再给马东方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马东方看着手机来电显示,又看了看苏锐,表情有些为难。
 
    “接吧,让他过来一趟。”苏锐示意。
 
    这个马东方倒也是颇怂的,明明警察局是他的地盘,但他却如此的惧怕苏锐。
 
    马东方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,方全阳的声音便从那一端清晰的传来,带有一丝不耐烦的味道。
 
    “马东方,你搞定了吗?这都多久了!”
 
    “方局长,我……我这边遇到了一些困难。”马东方瞥了苏锐一眼,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遇到了什么困难?你也是老刑警了,一个最简单不过的审讯都搞不好吗?”方全阳听到这边还没搞定,顿时有些火大,心中不禁责怪起来,这马东方到底是怎么搞的。
 
    “是啊,方局长……这边真的有些困难,要不……要不您……还是过来一趟吧?”马东方的声音越发结巴了!
 
    “要你有什么用!”
 
    方全阳一听这话,顿时气的不行了,自己好歹一个副局长,还要亲自过去审讯?这样的手下真是不如不要!一群草包!
 
    “方局长……这……”
 
    马东方还想再说什么,却被方全阳给打断:“马东方,我告诉你,一个小时之内,你如果搞不定询问笔录,你就等着受处分吧!”
 
    说完,方全阳便气的挂断了电话!
 
    马东方听着电话那端的忙音,看着苏锐,似乎是在请示该怎么办。
 
    苏锐俨然已经是马东来的领导了。
 
    笑了笑,他淡淡说道:“那就等着吧。”
 
    到现在马东方都没有猜到苏锐是在等什么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但是,这位大爷要等,他只有陪着一起等下去,否则肯定会落到和自己大哥一样的下场。
 
    就在方全阳刚刚挂断电话的时候,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以为又是马东方这个不成器的家伙,不耐烦的想要挂断,不过当她扫了一眼来电号码的时候,却直接怔住了!
 
    这是宁海市局一把手局长陈志山的号码!
 
    “陈局长,这么晚了您还没有休息,有什么事吗?”方全阳的脸上带着一丝微微谄媚的笑容,虽然双方一个是正局长一个是副局长,但双方地位的差距还是颇为明显的。也许方全阳奋斗一辈子都无法爬到他的位置上。
 
    当然,这位陈志山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,到时候,各位副局长就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看谁的关系硬,谁就能攀登上局长的宝座。
 
    这样显赫而耀眼的位子,谁不想争一把?谁不想拼一次?哪怕为了这件事而撕破脸皮也在所不惜!
到。”陈志山的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凝重:“这一次从首都连夜调来一位副局长,不知道怎么的,上面为什么那么着急,你先在局里守着,估计那新任副局长也快该来到了,等到了之后你先帮我接待,我随后就到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儿,陈志山语气中带着凝重:“这是首都来的客人,千万千万不许怠慢了。”
 
    方全阳点了点头,很是不甘心的说道:“我明白了,陈局长。”
 
    对于方全阳而言,这电话所带来的自然不是个好消息。
 
    他一心想着向上爬,能够接替陈志山的位置,虽然市局有好几个副局长,但他并不是最没希望的那一个,如果再多做一些努力,说不定就可以成功了。
 
    可是,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,会从首都空降过来一名副局长?这完全不符合惯例啊!
 
    难道说,这位新来的副局长有着极大的背影和通天的关系,准备接任宁海市局局长?

相关阅读